创始人说(九):壁虎互助为何从不宣称“公益”?

摘要: 因为人性深处,对“公益”的歧视!

11-04 00:40 首页 壁虎互助

壁虎自上线以来,一直在与两件事划清界限,其一是保险,其二是公益。我曾经多次在公众号图文、接受采访以及行业自媒体发表文章阐述其差别。这其中既有环境和监管要求的原因,但是更重要的一个因素我没有提及,就是“人性”!


今天,我就来说一下为什么壁虎不自称公益的人性考量。


原因很简单,因为人性深处,对“公益”的歧视!


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公益难道不是被人称颂的吗?情况恰恰相反,这与中国的扶老人问题一样,我们提倡的和我们做的正好相反。人性在情感上支持公益,在行为上却是深刻的歧视,从而导致公益和慈善的低效。


多年前,我在TED上看过一个视频,TED是全球思想者和领域开拓者交流观点的论坛。其中有很多出色的演讲,只有不到1%会获得全体起立的致敬,而全体起立、鼓掌、给予欢呼声的,我只看过这一个。




上面的视频就是Dan Pallotta关于重新思考公益的演讲(18分钟),我赌不到1%的人会点开看完。所以把主要的观点节录为文字,如下




慈善为关爱提供了市场。 这个市场是为那些不被其它任何市场接受的人准备的。为什么我们的乳腺癌慈善组织无法找到治疗乳腺癌的医疗方法? 为什么关心无家可归者的慈善机构至今没有在任何一个大城市做到居者有其屋? 为什么在过去四十年中美国贫困率始终不低于总人口的12%?


比如,你想通过向孩子们兜售暴力游戏来赚5千万美元,没问题, 我们会让你上《连线》杂志封面。 但是如果你想通过为得了疟疾的孩子们提供医疗服务,并只想赚50万美元时, 你会被人看成是贪婪的吸血鬼。


非营利组织非常不情愿尝试任何冒险的、大规模的筹款行动, 他们担心一旦失败了, 他们的声誉也会随之一败涂地。 我们都知道,不允许失败等于扼杀创新。


这种观念引出来一个很危险的问题, 就是:“我的善款有多大比例给了受捐赠人,多大比例成了管理费?” 这带来了很多问题。 我就挑其中两个说。 第一,这让我们觉得管理费是很不好的东西, 对受捐赠人没有任何好处。 恰恰相反,尤其是这些费用被用来扩大筹款规模时。 而“管理费是慈善事业的敌人” 这种观念 引发了第二个,也是更大的问题, 就是这种观念迫使非营利组织放弃自己真正应该处理的大问题, 而把精力放在控制管理费上。


美国的慈善捐赠数额一直固定在GDP的2%附近, 从我们开始统计的1970年代开始便是如此。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实, 这告诉我们在过去40年中, 非营利部门没能从营利性部门那里抢到任何市场份额。从1970年到2009年, 规模壮大的非营利组织数量, 超过5千万美元门槛的, 只有144家。与此同时,营利性机构的数量是46136家。





人性不可理喻,却难以改变。


中国每年3万多亿的医疗支出中,官方数据商业保险支出占比不足2%,而公益慈善救助更是少的可怜,只有千分之几的比例。这背后的原因就是视频中所说,人性中对公益模式在五个方面的歧视导致的。


我经常举一个例子,一个高僧一辈子渡人无数,动真情破一次色戒,就会身败名裂,遗臭万年;而一个人杀人无数,不持一戒,最后时刻放下屠刀,却可“立地成佛”,举世称颂。第一个例子是玄奘的衣钵传人“辩机”,因与高阳公主生爱,被腰斩留骂名;第二个例子是恶比丘鲁智深,听潮坐化,所谓浪子回头。如果把他们的身份反过来呢?


此理亦适用于商业和公益。巴菲特在投资领域以铁腕和凶残著称,比尔盖茨客厅背景墙是一只活的鲸鱼,而他们都是世界上最声明显赫的慈善家。是因为他们用商业反哺公益,既有规模也有效率。


壁虎互助不宣称公益,是因为Ta需要创新,需要迭代和失败容忍,需要投入和可持续发展,而公益的早期定位将使这一目标难以实现。恒顺人性,按规律办事,是壁虎的文化。


我以前说过,利他行为有多种形式和动机。

第一种,不住于心而施助,叫菩提;

第二种,有心无求而施助,叫慈善;

第三种,有心有求而施助,叫公益;

第四种,因自利心而施助,叫互益。


壁虎会员之众,不可统括以一则,自利与利他,因人、因时、因事、因境多有变化。壁虎互助上不异菩提,下不斥互益,只要有利于会员整体福祉之提高,甚或社会正向之改变,都是我们接受和提倡的。




首页 - 壁虎互助 的更多文章: